小庄望着苗连,那回军区的武警业务比武笔者想

时间过了不久,我这个文书就已经基本上称职了。可见文化就是战斗力是有一定道理的,受教育的程度越高,只要你有个身体好底子和肯钻研进步之快是文化程度低的士兵难以比拟的。连苗连长也对我迅速能够掌握文书的综合业务感到惊讶。因为这就意外着你已经在理论上掌握了侦察专业的所有科目,甚至可以说是精通了。除此以外,我在实践中也取得了较大的突破。其实这真的是要感谢老炮,如果不是他海锤,我不会有这么好的身体素质和基础军事素质,在掌握侦察兵技能的时候这些都派上了用场。擒拿格斗、车辆驾驶、飞车捕俘、基础攀登、侦察兵多能射击、摄像和照相侦察(这得益于我在当兵前就很迷恋过摄影技术,从艺术摄影转向应用摄影比一点原理也不懂要快的多的多,大多数战士根本不知道什么叫长短焦广角景别曝光率光圈大小何况我先后玩过美能达、佳能、尼康的多款相机和镜头,中学的时候就在杂志上发过封面——当然都是漂亮美眉,当然在侦察连一般我都是在军事摄影的前提下用艺术摄影的角度来精雕细啄的完成这些的,所以苗连长的一个乐趣就是看我拍的照片,觉得不光军事价值大大的有,拍出来也好看,总是要放大挂墙上,要不到处送给别的连长,最后连团部都挂了一张我拍的风景,搞得团部的宣传干事每次见了我都不高兴——有一回家属来对还派我给家属照相,说是要艺术照那种——结果他的家属一来我就惊了,照的时候都怕镜头炸了,拍出来苗连不满意,我也不敢说啥子,其实心里在说底板次我也没办法啊)、手语和密语通讯、班组侦察突击战术、地图判读、攀登滑降等乱七八糟名目繁多的侦察兵战斗技能技巧我掌握的都是最快的,而且很多科目都能跟几年的老士官一拼高低。这回一排长对我是刮目相看了,不仅是愿意带我训练,而且老是跟我传授很多他在军校侦察专业的本科生才学会的高级技能。我也不知道什么是侦察兵该学的什么是侦察排长该学的,因为我什么都不会啊!我那时候就是怕掉队,真是可以说是象一块海绵一样在吸取知识了。我们俩还成了不错的朋友。他搞对象的情书还有很多是我帮他写的,我是多么不容易啊!每次我替他写情书的时候都会想起小影,她现在在哪儿呢?每次想到她我的笔下总是真情流露,写的行云流水,再读的时候都会感动的我自己想流眼泪。一排长看了极其满意,说你一来就不用再去翻什么席慕容普希金了。后来他把我当哥们了,就让我看她对象的照片,我一看就觉得真对不起我的情书,但是不敢说。后来再写干脆一闭眼就当给小影写吧,就这么顶下来了。我当时真是不明白,一排长一表人才怎么找对象这么不开眼?后来再看看部队家属们的模样心里就明白了,现在不是解放军是最可爱的人的时代了,女孩子要感情,更要房子车子票子,最重要的是时间,野战部队的青年军官是绝对没有的。一排长我叫他什么好呢?叫陈排吧,他倒是不姓陈,就先这么叫吧。他是某陆军学院的高才生,人特别好,对兵也好,训练水平也很高。在我们这些兵眼里,是最好的排长。长得也挺帅的,有点象于荣光。紧接着侦察连进行了第一次的摸底考核,重点是一年兵和刚刚分来的几个新兵。因为下个月就要进行全集团军的侦察兵业务大比武,优秀者将有资格参加军区级别的侦察业务比武,最后从这里面挑选可以进入一支属于相当高规模的司令部直属的特别部队的种子队员。我不知道该怎么定义这支部队,因为有各种各样的规定要我们在一定的时间内保持缄默——结果我看了好多劳什子电视剧才知道所谓的保持缄默就是对我们这些小兵讲的,那些作电视剧的什么不敢啊?不也是三角翼满天乱飞吗?那时候谁敢跟三角翼合影都要被骂个狗血喷头胶卷给你曝光不算还要写检查严重的还要关禁闭——看了我一肚子闷气,不知道跟哪儿发——不说了,不宜展开的话题。我估计许是钱又多了又换代了,这些劳什子没啥用处了。我已经声明了这只是小说,再次非常非常郑重的声明。别以为是真的,那就没啥子意思了。这支代号为“狼牙”的特别部队,就是在军内外都鼎鼎有名但是始终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特种大队,也就是你们说的“特种部队”。队员都是从基层的优秀侦察部队、野战部队官兵当中选拔的,淘汰率极高极高,挑选的程序也非常复杂,过程长达1个月,据说天天是在考核和训练,随时都有被开回老部队的可能性。能够入选“狼牙”大队,是每一个真正野战侦察兵的梦想。譬如我们苗连,要不是瞎了一只眼,他是不会不争取这个机会的。他倒是在刚刚组建“狼牙”大队的时候就被选中过,但是军医的一句话就给打回来,从此绝了在“狼牙”大队作番事业的梦想。原因再简单不过,潜水训练当中,水深的压力会把他那只假眼挤出来——这还是很轻的结果了,最重的结果就是左眼的血管被挤暴了而身亡。他只能遗憾的回来,因为“狼牙”大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陆军侦察大队,而是真正的海陆空三栖的特种作战群,每个队员都要能够掌握在三栖作战的本事,而不是传统侦察兵的“一根绳子一把刀”就解决问题了。不能潜水想都不要想了。苗连只得遗憾的回来继续作自己的步兵团侦察兵。但是从此以后他就有瘾头了,而且其乐无穷——就是争取把自己的兵送进“狼牙”特种大队,这对于他来讲,得到的满足感是难以形容的。我觉得有点象咱们的高中班主任,总是想把自己的学生送进自己当年想上的大学,然后就有一种莫名的满足感。这是没办法说清楚的,好像是自己的理想在自己的学生或者兵身上实现了吧。陈排的梦想就是进“狼牙”大队,而且我们觉得他绝对行。他去年已经试过一次了,后来因为武装泅渡考核的时候准备工作没有作开腿抽筋只得被淘汰了。今年他志在必得。很多士官也跃跃欲试,当了几年侦察兵了,要是能当个特种兵,这辈子最大的出息就是这个了。我呢?我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个侦察兵已经够让我郁闷的了,我干吗还要去当特种兵?而且我对现状已经习惯了。可能是在新兵连压抑太久了,我在侦察连的部队兄弟情感的环境里真是呆的依依不舍的。都对我特别好,因为我在连里年纪比较小,又是肯吃苦的不多的城市兵,大家都很喜欢我。让我走?再适应一个陌生的环境?我才不愿意!但是考核就是考核,我当时怕自己哪个科目不及格,拖了全连的后腿,结果一下子用力过猛,全连的综合成绩下来,我不仅是新兵的第一名,就是在全连的官兵同训的科目中也是第三名。第一名是陈排,第二名是三排的一个班长。苗连高兴的哇哇叫,因为这证明自己没看错人,到处显摆。文书和连长的关系都是很特殊的,如果年龄差距比较大,真把你跟儿子一样看。所以苗连的高兴不是一般的。得,这回军区的侦察兵业务比武我想不去都不成了。打了背包跟苗连陈排他们十几个军官和老兵上了车。我再次在盘山公路上转圈。不过上一次是上山,这一次是下山。从卡车的后车厢看,大功某团的大门越来越远,渐渐的看不见了。我的眼睛湿润了,这一次是真的哭了。我不知道我哭什么。在新兵连的时候,老炮那么整治我,我也没有掉过眼泪。可是这时候我哭了,哭的很凶。几个老兵都过来安慰我,他们不知道我在哭什么。我在哭我将面临的残酷比赛吗?不是,我已经习惯苦了。后来我唯一一次休假探亲的时候我都极端的不适应,恨不得赶紧回部队。苦我已经不怕了,我是怕离开的撕心裂肺的难受。如果我知道我这一走再也不会回来,我会立即从车上跳下去没命的跑回侦察连的连部抱着自己的床的铁架子再也不起来。打死我都不松手,因为我只属于这里,我不愿意离开。这里是我的家,他们都是我的兄弟。我曾经是那么憎恨这个地方的一个人,但是半年过去了,我适应了这里的生活以后,就不愿意离开,非常非常不愿意离开。平时不觉得,真到了暂时离开的时候,是那么舍不得。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某集团军某机械化步兵师大功某团,座落在海拔3000米的群山峻岭间,组建于井冈山时期,曾经历经了国共的两次内战、抗日战争,战功卓著,声明显赫。后来还在朝鲜战场把麦克阿瑟打的一愣一愣的,在中越边境轮战一年,歼灭小鬼子数千,出了三个战斗英雄,三十一个烈士。某团,我的老部队,我的侦察连,就是我在部队的第一个家。而这一走,我再也没有回来过。

侦察连一班宿舍。战士们都坐在小马扎上学习。小庄拿着扑克牌进来:“来来来,斗地主了啊!哟!都这么刻苦啊?学什么呢?这周不考政治课啊?”喜娃冥思苦想,写着什么,手边还放着一本《中国兵王》。他看看小说,写写东西。小庄走过去:“干吗呢?这么专心?”“写申请书啊!”“你要入党?”“没有,我还不够格。”“那你写什么申请书啊?”喜娃笑笑:“你拿我开涮是不是?”“我开什么涮啊?这是什么?”小庄一把抄起那本小说,“中国兵王?兵王是什么?”“兵王你都不知道?就是兵中的王者,也就是特种兵啊!”“狗屁!兵就是兵,什么兵王不兵王的!特种兵就兵王了?长着三个脑袋六条胳膊?”他把书丢给喜娃。喜娃接住:“哎!你不爱看也别乱扔啊!这是我从三班长那借的!”“你那脑子也就被这破书给蒙蒙吧!我看看你写什么申请书呢?”他拿起喜娃写着的东西:“我申请——参加特种部队选训集训队……”他看看喜娃,又摸摸他的脑袋:“你没发烧啊?”喜娃抢过去:“给我给我,写着呢!”小庄看看大家:“你们不会是都在写这玩意吧?”老炮进来。小庄立正:“班长好!”大家都起立。老炮笑:“坐吧。小庄来了啊?又来打牌啊?今天不行了,你们的申请书都写好没?咱们得争个头份,能力够不够是一回事,态度好不好是另一回事!”小庄郁闷地说:“班长,你们班弟兄们都疯了?”“这好好的,去什么特种部队啊?”“咳!你这个侦察兵白当了。只有侦察兵的精锐,才能成为真正的特种兵!人还不一定乐意要呢!我跟你说,这个特种部队……”小庄急忙打断他:“得了得了,我找二班打牌去!”他说完就出去了,老炮在后面苦笑。二班宿舍。战士们也都在写着什么。陈排在给一个战士辅导。小庄进来:“来来来!斗地主了啊——哟!陈排也在呢!”陈排转身,笑:“怎么,我不能来二班吗?”小庄嘿嘿乐:“不是不是,没想到你现在在。他们……都在写那申请书?这什么风声都没有呢,没听说特种部队要招人啊?”陈排笑笑:“这是咱们军区的惯例,每年这个时候就该选拔特战队员的苗子了,命令没下来的时候先交申请书,态度好呗!你写了吗?”“我?我写什么?”“申请参加特种部队啊?”小庄摇头不迭:“我才不去呢!这侦察兵已经让我当得够郁闷了,还去当特种兵?不干!”“特种部队可是侦察兵的最高荣誉,是……”“得得得,我不打牌了。陈排,那什么,我先回去了啊!”他转身就跑了。小庄出来,这里看看,那里看看,侦察连的各处角落,都有人在写申请书。小庄纳闷地摸摸脑袋:“是我发烧了?还是他们发烧了?”“小庄——小庄——”苗连在那边扯着嗓子喊。“哎!”“通知全连!集合!”苗连的声音兴奋不已。小庄急忙转身跑了。片刻,战备警报声响彻侦察连。兵们迅速冲到操场上列队。苗连扎着武装带,精神抖擞地出来,他大步走到队列前,扫视着一张张面孔:“同志们!”他拿出文件挥挥,“来了——”侦察兵们两眼放光。苗连念文件:“东南战区各野战部队侦察部队:根据军区司令部统一部署,年度特种兵选拔集训即将开始!参加选拔的集训队员由各个侦察部队自行考核推荐,经我军区‘狼牙’特种大队全面考核选拔以后,优异者将进入‘狼牙’特种大队继续服役!此令——东南战区司令部情报部。”侦察兵们兴奋地注视着连长。苗连放下文件:“同志们!考验你们是否是一个优秀的侦察兵的时刻来到了!俗话说的好,是骡子是马牵出来溜溜!别光成天在我跟前吹牛自己是硬汉!看我老了是不是啊?不如你们能跑,不如你们能打了?小样,你们还差的远!你们一个也不如老子年轻的时候利索!——我告诉你们,能在军区几十万作战部队当中脱颖而出,成为陆特的黑色贝雷帽特战队员,我才承认你是硬汉!”侦察兵们都热血沸腾。小庄纳闷地左右看看。苗连高喊了一声:“侦察连——”侦察兵们怒吼:“杀!杀!杀!”

侦察连驻地。侦察兵们光着膀子,一身腱子肉,穿着迷彩裤和军靴在进行各种体能和格斗训练。苗连大步走来,小庄和喜娃背着背包提着东西怯生生跟在后面。苗连大步走到连部跟前,他挥挥手:“你们过来!”一排长二排长三排长急忙跑步过来,在连长跟前站成一排。苗连努努嘴:“这两个兵是新来的!这个是喜娃,很朴实,身子骨壮实,整巴整巴是个敢打赢拼的好苗子!还有这个,我就不说名字了,你们都知道他。”小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陈排说:“喜娃交给我好了,我缺个捕俘手!”喜娃兴高采烈地过去:“排长好!”陈排笑:“我们一排最近训练任务重,还要准备参加演习,带一个就够了,实在是带不了新兵了。”苗连点点头:“嗯,那二排长呢?”二排长看看小庄,嗫嚅着:“我跟一排长一样……”苗连的目光转向三排长。三排长有点发毛:“报告!我们现在……我们现在……”“说,直接说!别吞吞吐吐的!”“我、我不想要……这是个鸟兵,不好管教。”苗连点点头:“嗯,说了实话啊?不错,比他们俩强,一嘴假话!”他看小庄,“哎呀!你看这怎么办?没人要你啊?”小庄有点局促。苗连想了想,说:“这么着吧,你就跟着我当文书吧!”三个排长忍不住喷了。苗连瞪眼:“你们笑什么笑?回去训练去!”“是!”三个排长立即转身跑了。小庄懞懂地问:“连长?文书都干什么?”苗连又努努嘴:“你进去问问老文书就知道了。”“是。”小庄向连部办公室走去,他在门口停了下来:“报告!”“进来!”小庄推门进来:“班长,连长让我……”他呆住了。老炮正在打背包,脸上还裹着一片纱布。他没任何惊讶:“说,连长让你什么?”小庄张大嘴:“班长,我没想到你是……”老炮抬头:“没想到我是什么?我是文书?”“是。”老炮第一次露出一点笑容,但是稍瞬即逝:“你来了,我就下一班当班长。”“跟你没关系,我跟苗连说了好多次了——我不适合干文书,适合去当班长。他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人,这回选上了你,我就解放了。”小庄不说话。“怎么?打过一架就不认我这个班长了?”小庄还是不说话。老炮笑笑:“等你真正成了老兵,很多事情就明白了。”小庄抬起眼,不知道怎么接话。“我跟你交接一下,你跟我来。”小庄默默地跟在老炮身后。枪库。光线阴暗,擦得锃亮的步枪静静卧在枪架上。哗啦啦——防盗铁门拉开了。老炮晃晃手里的一串钥匙:“这钥匙,以后归你保管了。”小庄接过钥匙,头有点大:“我……我管枪?”“啊,文书最简单的工作。”小庄探头探脑地跟着老炮进了枪库,老炮拿起一把步枪:“这是你打过的81自动步枪;这把是85狙击步枪,这是85微声冲锋枪——侦察兵专用的,打出去没声音光听见撞针声;这是54手枪,87匕首枪,还有这个——”老炮拿起一把匕首抽出来,“知道这个是什么吗?”“刀子啊?”“这是侦察兵匕首!俗称攮子,是侦察兵的贴身利器!在最危险的时候,攮子不仅可以杀敌,还可以保住你的命!当然,你现在还不明白——以后就知道了。”小庄听得很懞懂。“作为侦察连的文书,首先是一名合格的侦察兵,甚至是出色的侦察兵,其次才是文书——知道文书都干什么吗?”小庄摇头:“不知道。”老炮狡猾地笑笑:“跟在苗连身边,你会速成的。”他放下手里的匕首,“苗连五点半准时起床,你的闹钟要调到五点!五点二十九分,苗连要洗脸刷牙,你要准备好洗脸水,挤好牙膏……”“我这是当文书还是当勤务兵啊?我跟我爸都没这么伺候过!”“这是文书的工作……”小庄掉头就走:“我不干文书!我才不伺候人呢!”老炮在后面笑笑:“那你自己跟苗连说吧。”小庄大步向连部走去。连部。苗连在看文件。“报告!”小庄在外面喊。苗连头也不抬地拿起杯子喝水:“进来!”小庄进来。苗连发现水没了,把杯子往桌子上一放。小庄愣了一下。“倒水。”苗连还是不抬头。小庄看着那个杯子,又看看苗连。苗连无动于衷,还在看文件。小庄犹豫着,伸手拿起杯子。苗连还是在看文件,压根没多看小庄一眼。小庄很生疏地给苗连倒了杯热水,放在苗连桌子上。苗连头也不抬:“出去吧……把我常服找出来,我马上去师部开会。”小庄愣愣地看着苗连,苗连抬起眼睛:“你还有事?”“没、没有了。”“去吧,通知司机在连部门口等我。”“是。”小庄转身出去。小庄在连部门口站住了,他眨巴眨巴眼睛:“我这是怎么了?”小庄在电脑前露出笑意,打字:“我这是怎么了——十七岁的我,鸟得无法无天的我,在苗连面前,居然变得乖巧起来,甚至不需要任何命令。”“很多年后,我再一次询问自己,到底是什么导致了我的转变?至今我也找不到答案。我的记忆中,苗连身上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巨大能量。这种能量让我震撼,不由自主地进入了一个连队文书的位置。我想,那是我从一个狗屁不是的大学生,变成一个士兵的开始!”写完这段,小庄揉揉眼睛,将帖子发在网站上。他点了一下鼠标,惊讶了——帖子的点击率非常高。小庄打开帖子,贴子下出现一系列读者感人肺腑的留言,小庄一条条读着,眼泪慢慢流了出来,泪光中,小庄又陷入了回忆……侦察连连部。小庄在擦桌子。抹布滑过,玻璃板下是一张发黄的彩色照片。小庄好奇地看着,这是一张对越战争时期的战地合影。一群穿着迷彩服的彪悍男人手里拿着各种轻重武器,眼神里有一股掩饰不住的鸟气。“连长,这是你啊?”小庄一眼看出来年轻时代的苗连。苗连在扣常服的扣子,他回头:“啊,看不出来啊?”“这是,这是在打仗吧?”苗连看看照片:“对,这是南疆保卫战时期的我军区侦察大队——第十二侦察大队,代号是‘狼牙’。”“狼牙?这、这明明是个狗头啊?”苗连哭笑不得:“什么狗头?这是狼头,看清楚了!狼牙!我们之所以叫‘狼牙’,和他有关系!”苗连的手指点着照片上的一个汉子,那个汉子仰起下巴,带着一股说不出来的鸟气,“何志军——我们‘狼牙’侦察大队的大队长,由于他的骁勇善战,敌人敬畏地称之为‘狼牙’!”小庄瞪大眼睛看着这个中年壮汉。苗连笑着指点群英:“这个是小高,少林俗家弟子出身,被誉为‘西线第一侦察勇士’;雷连长,音乐指挥出身的侦察兵,作风冷峻毒辣……”小庄看着照片:“苗连,这就是传说中的特种部队吗?”苗连的眼神变得黯淡:“不算,算是特种部队的鼻祖吧,十二侦察大队就是现在我们军区特种大队的前身,代号都是一样的——‘狼牙’!”“苗连,那你怎么不去特种部队,到来了咱们侦察连了呢?”苗连没再说话,片刻道:“打水,我要洗脸。”“哦。”小庄转身去了,不一会儿端来了盆热水。苗连在脸盆里洗脸。小庄很自然地在旁边站着。咣当!一声清脆的响声。小庄吓了一跳:“苗连,什么掉了?”苗连闭着眼睛在脸盆里摸:“你去拿个干净杯子来!”小庄急忙拿来杯子。苗连摸出来了什么东西,咣当丢进了玻璃杯里。小庄举着玻璃杯子,定睛一看,是个眼球!他吓了一跳。苗连闭着眼睛:“倒热水,消毒!”热水泡着眼球。小庄看着苗连。苗连拿出眼球安上,揉揉,淡淡地说:“白眼狼的弹片炸的。”他转身拿起军帽戴上,出门上车,车开过训练场,远去了。小庄默默地看着苗连远去。那一瞬间,他真正懂得了为什么苗连的身上有这样巨大的能让他折服的能量——因为,他是一个真正的硬汉,也是一个真正的军人。小庄开始重新审视自己内心对于“军人”这个普通词汇的定义,他第一次感觉到一种豪迈——因为他在这样的硬汉连长手下当兵,他愿意跟随他征战疆场,万死不辞!小庄愣了半晌,苗连的车早已没了影子。他出了连部,走到训练场边看大家训练。陈排在做格斗示范,他怒吼一声,然后快跑几步,飞腿分开踢碎士兵手里高举的两个坛子,接着在空中转体又踢碎另外两个坛子。陈排稳稳落地,呼吸均匀。侦察兵们鼓掌叫好,小庄也鼓掌叫好。陈排转脸看见他,笑了一下没说话,转向自己的战士:“都看见了吧?”“看见了!”战士们齐声答。陈排比划着,稳健出腿,定在半空:“在近身厮杀中,腿的作用可以用一句成语来概括——举足轻重!格斗是侦察兵的基本功,而腿功则是基本功中的基本功!大家明白了没有?”“明白了!”“继续训练!”战士们冲到沙袋前开始踢打。陈排目光锐利:“高度!一腿要踢倒敌人脖子上!再来!”喜娃尖叫一声,飞腿踢向沙袋。小庄跃跃欲试,在后面欲言又止:“排……”陈排回头:“怎么了?”小庄鼓足勇气:“排长,我……我能跟着你们训练吗?我打扫完连部卫生了,我……”陈排笑笑:“你不是不想当兵了吗,怎么还要跟我们训练?”“看大家都训练,我心里别扭。”“那好,入列,参加训练!”“哎!”小庄高兴地跑进去,站在喜娃身边,跟着陈排统一口令踢腿。陈排喊:“一!”小庄跟战士们吼:“杀——”陈排喊“二!”小庄跟战士们吼“杀——”……就这样,小庄的侦察兵生涯开始了。白天,他跟着大大咧咧的苗连团团转,空闲的时候则跟着陈排训练;夜晚,他便钻到武器库自己钻研各种枪支。日子一天天过去,小庄的各个科目成绩也开始逐次在上升……

本文由冠亚体育网页版-冠亚体育官方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小庄望着苗连,那回军区的武警业务比武笔者想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