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庄跟她一起走,那些中传毕业的男老师指着小

回忆真的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你能感觉到包裹在心灵外面的那层已经变得坚固的壳一点点在破裂,心里很疼,因为这种柔弱已经很久不见阳光,藏在自己的一个阴暗的抽屉里不敢示人。我从9岁开始写诗,11岁开始写小说,屡屡的,也在报章的小角落发一些小小的豆腐块。在我成长的经历里,我是个多愁善感的小男孩,小学的时候甚至还可以说秀气,属于很受小女生喜欢的那种宝玉类型的小奶油。再加上写诗和小说,所以性格也是很内向的。我小时候的体质不是很好,可是我的父亲却是我们那个小城市里的篮球教练,于是我在上小学的时候被他扔进了自己的篮球队,跟那帮子17、8的大男孩一起训练。应该说我还是很有韧性的,开始5公里跑不了就跑1000米,半年后我就可以跑5公里了,篮球技术一直一般,因为我不感兴趣。我高中是在我们城市的一个重点中学。我的文科奇好,历史、政治、鹰语等等,基本上属于不用听讲就能在95分以上的那种,但是理科奇差,基本上没有及格过,尤其是数学极差,保持在30到40之间。我的作文经常是全校的范文,甚至还参加了多次的全国作文竞赛,拿了不少奖。基于我的情况,我的老师们很是头疼,要是我不行就干脆不管就是,关键是他们总是觉得我是个可造之才。我的班主任是个语文老师,对我非常器重。他甚至写信给自己当时在大学的老师、现在一个著名的师范大学的副校长,极力推荐我免试入学。我的父亲还联系了省里的体育学院和几个大学的体育系,想凭自己的关系把我送去学体育管理什么的,就是出来管理体育馆。但是我的梦想是作家,或者是艺术家。高三的时候我参加了戏剧学院导演系的专业考试,而且以还说得上优异的成绩通过了。这就意味着我可以不用参加数学的考试,只要不是0就可以,我上大学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我参加了全国高考,而且进了大学。但是我在大学里面是不满足的。我想成名,我想写作,但是我没有生活。于是我提出退学。我在大学的班主任,我记他一辈子。当时流行学生创业,虽然我不可能创什么业,但是他还是给我争取了一个名额。就是说我可以暂时休学,去体验自己想体验的生活。这在当年,是很难得的,因为我刚刚是大一的学生,上了半个月。我回到家乡,做过盗版碟的小生意,赔的一塌糊涂,又谈了几个女友,别的就没有经营什么了。我感到空虚和无聊,在不断的更换女友之间寻找一种畸形的快乐。我不得不承认自己早熟,因为那年我才17岁。这是很可怕的事情,我的父亲为我很担心。转眼到了年底,晃悠了几个月,冬季征兵开始了。我本来不想当兵,那离我的生活十分遥远,我从来没有想过会成为军人。虽然我也喜欢看老美的战争电影,但是电影是电影,傻子才当兵。当兵是一种冲动,因为我的初恋女友,也就是初中的同桌小影参军了。她跟我打电话告别,我去见她,她穿着肥大的冬训服,小脸俏丽依旧。她的头发剪短了。她是我的第一个女友,但是我从来没有碰过她,因为她在我心里是纯洁天使的化身。我们顶多是在上课的时候拉拉手,连亲我都没有亲过。我上学早,她比我大两岁,一直很照顾我,在我的心里,她是姐姐和爱人的理想化身。后来我考上了大学,而她没有,就在家里待业。当兵是为了回来能够进银行工作,她的父母都是银行的,有这个能力。我一直没有意识到她的重要,回家以后也只是在同学的聚会上见过几次。我问她要去哪儿,她说了一个军区的名字。我看着她,握住她的手,冲动的说你去哪儿我去哪儿。我实在不敢想象在我的生命里面没有小影的生活,那个时候我读了太多的诗,所以容易联系到战争和灾难。而且那时候确实有一些紧张的局势,譬如都在传说几年之内要解放……我不能让她一个人去。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小影对我的重要,我的初恋,我的天使的化身。于是我就报名参军了。武装部的人看了我的简历吓了一跳,但是我的学校对此也是支持的。我的班主任很高兴我去经历一些磨难,他说对我有好处的。兵役制度的改革,两年的时间是可以接受的。于是武装部就批准了。我父亲倒是很高兴,因为他就是部队转业的。我领到了冬训服、胶鞋、被子、背包带等等许多劳什子,然后就跟着一帮子剃了头的新兵蛋子上了火车。小影在第三车厢,我在第十车厢。我们是一个军区的。知道她在车上,我就安心了。火车带着我纯洁的天使和我,去向远方。我那时候是个喜欢写诗的小男孩。我相信爱情。于是我参军了。为了爱情,参军去。

深夜,小庄仓库的卷帘门自动打开了,他的切诺基开进来,卷帘门又自动关上了。小庄疲惫地下车,他上了二层打开台灯,按下留言电话按钮。“操!你丫玩什么呢?别胡闹了!赶紧给我回电……”是邵胖子声音。啪!小庄给按了。“小庄,我是你爸。你都毕业了,到底什么打算啊?你不能一直这么混吧?你看看你那些高中同学,人家都当孩子的爹了,多成熟!你再看看你,以后怎么办啊?……”啪!小庄苦笑一下,按了。“小庄,我现在还在局里值班。我的相册在家,你回家后找一下老炮的照片,找到后发我信箱……”啪!小庄关上电话,迅速转向角落杂物柜。杂物柜上放着乱七八糟的舞台模型、京剧脸谱什么的。最下面的一层盖着一层汽车伪装网。小庄撕开伪装网,伪装网下露出一个很旧的缝着细密小补丁的迷彩大背囊。小庄愣了愣,他的手在背囊的扣带上颤抖。他仿佛听见了直升机的轰鸣声、电台嘈杂的通话声、自动步枪清脆的点射声……种种特种部队时期的声响交杂着,如同闷雷一样席卷而来。小庄呼吸急促地打开这个背囊,犹如打开一个青春的潘多拉魔盒。背囊完全打开的一瞬间,嗖——一颗流弹的呼啸声清晰地掠过小庄的耳朵。他下意识地闭上眼睛,额头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小庄再睁开眼时,脸上是和他年龄不相称的沧桑。他把里面的东西一件一件拿出来放在面前的床上,最后拿出的是一个鼓鼓囊囊的档案袋。小庄抖着手打开档案袋,慢慢地把里面的东西倒出来。哗啦啦!陆军大檐帽徽、领花、从列兵到中士的军衔肩章……小庄把这些在面前一一摆开:他拿起一个“夜老虎侦察连”的臂章:唰——小庄看见倒在泥地上的陈排举起步枪对着自己哗啦一声拉开枪栓:“这要是在战场上,我毙了你!”他拿起一顶叠出褶皱的黑色贝雷帽:唰——小庄看见何志军严肃地看着自己,掷地有声:“自我军区特种大队组建以来,你是第一个以列兵身份来受训并通过全部考核而获得入队资格的——但是,你也是第一个在通过考核以后,自愿放弃特种大队的队员资格的!”小庄的眼里,泪光闪闪。他拿起一个“狼牙特种大队”的臂章和胸条:唰——小庄看见上千个头戴黑色贝雷帽的特战队员手持步枪齐声怒吼:“因为我们准!因为我们狠!因为我们不怕死!因为我们敢去死!”小庄的眼泪默然落下。他哭着拿起最后的东西——一个粉色封面的日记本。他的手剧烈地抖动着,一束风干的野兰花从日记本里飘落出来。小庄着拿起野兰花,再也抑制不住,撕心裂肺地迸发出吼声:“小影——”唰——小庄看见身着中国陆军87士兵常服的女列兵小影穿着黑色皮鞋,嘎巴嘎巴走在特种大队的训练场上……“啊——”小庄撕心裂肺地哭喊着,狂暴的他开始砸东西,屋里立即叮当哐啷乱成一片,杯子书本乱飞。小庄狂乱地抓起笔记本电脑,但是手却停住了。他呼哧呼哧地喘着气,眼睛血红,嘴唇翕动,他慢慢放下了笔记本电脑。哗啦啦——桌子上残留的东西全被他胡噜到地下,桌面立即干净了。他打开笔记本电脑,呼吸急促地看着屏幕亮起来。小庄打开了Word文档,他的手在颤抖。唰——小庄看见戴着黑色贝雷帽的特战队员们庄严宣誓:“我宣誓,我是中国陆军特种兵,中国人民解放军海陆空三军最精锐的战士!我将勇敢面对一切艰苦和危险,无论是来自训练还是实战!无论面对什么危险,我都将保持冷静,并且勇敢杀敌!如果需要,我将为国效忠!我绝不屈服,绝不投降,如果必要——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小庄的眼睛,火焰在燃烧,燃烧,燃烧。他的手在键盘上迅速敲击着:“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我不能忘却的军中回忆,只有在暗夜的梦里,他们还陪伴着我。”“回忆真的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我感觉到包裹在心灵外面的那层已经变得坚固的壳在一点点破裂,心里很疼,因为这种柔弱被自己藏在一个阴暗的抽屉里不敢示人,已经很久不见阳光……”“这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我不知道该从哪里讲起。我想,我该从她讲起。没有她,我就不会参军,更不会走入特种部队,也就不会有这些铁和血交织的回忆……”“她是谁?她是小影,是我所有对美丽和纯洁的想象的化身,是我永远的梦中情人。我们都是文工团子弟,住在一个家属院。我和她是楼上楼下的邻居,她比我大一岁。我从小在破碎的家庭长大,养成了桀骜不驯的性格。对未来我也有着很多梦想,在这些梦想中,独一无二的女一号就是小影……”唰——记忆里的家属院。楼下的一家夫妻在争吵,童年的小庄坐在窗户前看着外面想心事。悠扬的钢琴声若隐若现,楼上窗前,童年小影在弹琴。……唰——记忆里的某个早晨。童年的小影背着书包去上学。小庄鬼头鬼脑地在后面跟着。小影转身,小庄躲进了花坛子边。小影笑了:“出来吧,我都看见你了!”小庄出来,很狼狈。“干吗总是跟着我?”小庄不服气地说:“谁跟着你了,我也去上学,路就这一条。”小影笑:“不承认就算了!要是想跟我一起上学呢,就跟我一起走;要是不想呢,就继续跟着我!我走了!”她转身就走。小庄急忙跟上,跟小影并排。小影笑,继续走。小庄跟她一起走。……唰——记忆里的家属院。夜色已深。小庄家父母还在争吵,十多岁的小庄坐在打开的窗户前出神。一个被绳子栓着的篮子慢慢放下来。里面是一本《莎士比亚戏剧选》。小庄接过书,抬头,小影在上面拉上去篮子,挥挥手,冲他笑。小庄打开扉页,里面是一张纸条:“小心点,别弄脏了,我从爸爸书柜上偷来的!好好学习,长大当个科学家!”小庄抬头看,小影已经没了。小庄笑着,在台灯下打开了戏剧集,聚精会神地看着。……小庄一边回忆,一边打字,噼哩啪啦键盘敲击声中,一行行文字在电脑屏幕上显现出来:“时间就这么过去,在我上高中的时候,爸妈终于结束了这场拉据战,离婚了。我也逐渐长大成人,成为一个艺术青年,抱着戏剧和电影导演执着的梦。”“我和小影还是同学,在一所高中,所不同的是小影在理科班,我在文科班。我的梦想是考上戏剧学院导演系,而小影则想报考解放军艺术学院,当个文艺兵是她的梦想。”“那时候,我们都很纯。我们憧憬着未来,憧憬着走入各自神往的艺术殿堂。我们彼此喜欢着对方,却没有说出来。小影是我喜欢的第一个女孩,后来,在我的生命中,小影永远成为一个梦幻的化身……”泪从脸庞无声地滑落,小庄顾不得擦去,飞快地打着字,记忆里的镜头在他脑海中不断切换:唰——记忆里的楼道在夜里黑漆漆的。咣当——小庄家的门开了,高中时代的小庄飞也似地跑出来,后面追出来一只拖鞋,以及父亲的爆骂:“你就别白日做梦了!戏剧学院导演系那是你考的?你就别浪费那个钱了!下水道还能蹦出个卫生球来?”小庄飞跑出楼道,来到花园里面。他光着脚坐在花坛边上看星星,不时擦着流下的眼泪:“操!连试都不让我去!你怎么知道我不行!”一只手绢递过来:“怎么了?又跟你爸吵架了?”小庄转脸看,是小影。他接过手绢嗯了一声:“他不让我去。”“那我也得试试啊?连试都不让我试,他怎么知道我不行?”“那你就自己去啊?反正他也不怎么管你,你去就是了!”小庄低下头:“钱呢?我得需要钱,光报名费就得一百多,我还得去北京。我哪儿有钱啊?”小影不吭声了,在想着什么。……唰——记忆中的车站被铁栏杆分成内外。小庄跟小影来到栏杆外,小庄笑:“你回去吧,我走了!”小影脸色苍白地看着他:“我等你的好消息……你一定行的!”小庄看着她:“你的脸色怎么那么差?病了吗?”小影无力地笑笑:“可能是复习累的,你别多想了。赶紧去吧,别误了车!”小庄笑笑,转身敏捷地爬过栏杆,跳下去跑了。小影贴在铁栏杆上眼巴巴地看着。小庄跑向那边站台,回头看小影。小影挥挥手,露出无力的笑容。小庄笑笑,转身跑向站台上等车的人流,没票,他混了进去。列车开动。小影还在看着招手。……噼哩啪啦的键盘声戛然而止,小庄痛苦地捂住脸庞,眼泪从指缝中流出来,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擦擦泪,双手继续在键盘上飞舞:“我以名列前茅的成绩通过了专业考试,回来后准备参加文化课考试。然而我没想到的是,小影却因为贫血病倒了。那时候,我并不知道,小影给我的钱并不是如她所说,是她妈妈借给我的,而是她卖血得来的。我更没有想到,身体本来就不太好的小影,在高考最紧张的时刻,垮掉了。她没能去参加解放军艺术学院的艺术专业考试,所以也就永远失去了去自己梦寐以求的学校学习的机会。因为,军校只要应届生。”“后来,我顺利通过了文化考试,如愿以偿地考上了戏剧学院。小影休养了两个月,没有参加高考。她告诉我她要年底去当兵,从部队再考军艺。”“我走的那天,小影没来送我。我很失落。出乎我意料的是,从我上了大学,小影从来没有给我写过信。我不知道小影是怎么了。我渐渐习惯了戏剧学院的生活,也习惯了大学生的慵懒,但是我却无法忘记小影。我给她写信,信总是石沉大海;给她打电话,她妈妈总是说她不在……我只能等待,希望等到假期,可以回去找她。我知道她要参军,所以格外关注关于解放军的消息。”“那年,是中国军队的重要转折点,解放军陆海空三军在东南沿海举行了威慑性质的联合大演习。东南沿海的东南军区也第一次在新闻当中被成为东南战区。各种谣言流传着,似乎战争一触即发……”小庄顿了顿,他静静地想着那些往事,往事清晰地在他眼前浮现……唰——记忆中的公用电话亭。小庄在紧张地拨号码。十七岁的小庄是个大学新生,一身所谓的艺术青年的打扮。“阿姨,我是小庄啊!”“哦,小影不在……”“阿姨,我问您——小影是不是要参军了?她去哪个部队?”“是啊,她已经接到通知了,去东南军区……你在北京还好吧?”小庄丢下电话掉头就跑。电话悬着,听筒里传出小影妈的声音:“喂?喂?”小庄一阵风似地跑过人流,跑过戏剧学院操场,跑向办公楼,小庄匆匆跑上楼,跑到标着“导演系办公室”牌子的门口,他呼哧喘气,推开房门。五十多岁的女老师抬起头,惊讶地看着他:“小庄?怎么了?”小庄站在门口气喘吁吁:“刘老师,我要退学!”刘老师一惊:“退学?你要干吗去?”“我要当兵!”“你说什么?”“我要当兵——”刘老师苦笑:“这孩子,怎么好生生的突然想当兵了?”“我……反正我就是要当兵……”刘老师很纳闷:“你先别着急,过来慢慢说。”小庄走到刘老师跟前坐下。刘老师耐心地劝他:“你知道考上导演系多不容易?你怎么就放弃了呢?你跟我说说,怎么想起来去当兵的?”“我、我……”“怎么了?”小庄心一横,说:“我女朋友参军了!”刘老师笑:“哟!那你怎么想起来跟着去当兵呢?”“现在都在说,这几年就要打仗了……”“那是传说而已啊,再说要打仗,你女朋友的部队也未必上前线啊?”“她去的部队是东南战区的。”刘老师愣了一下。“也就是说,只要东南发生战争,她们部队……”“我也不知道怎么跟你说这些道理。你才十七岁,对很多事务的看法都不成熟。战争是很复杂的,不是你幻想的那样说爆发就爆发的。”“可是如果战争爆发了,我不能让她一个人上前线!”刘老师没生气,反而有些许感动。“我爱她。”小庄一脸严肃地说。刘老师看着小庄,没说话。小庄看着刘老师,也不说话。刘老师笑笑:“你真的舍得离开戏剧学院?离开导演系?这可是多少年轻人梦寐以求的艺术圣殿,你真的舍得吗?”“我……舍不得又怎么办?大学我可以再考,爱情我只有一次。”刘老师想了想说:“确实是个难题啊——不过你真的赶上个好时机,我听说国家高教委跟国防部有个联合文件,兵役制度进行新的改革,在校大学生可以保留学籍参军入伍。本来觉得跟我们学校关系不大,没想到你居然跳出来要当兵了!”“啊?真的?”“具体内容我还没看。这样吧,你先回去。我找来那个文件看一看,如果符合情况,我来想办法给你办休学手续。”“谢谢刘老师!”小庄简直有些兴高采烈了。“先不要谢我。我倒是确实觉得,你们这些从高中校园直接进入戏剧学院导演系的孩子们应该多一些人生的磨炼,去部队闯荡闯荡,你也就长大了,学会用成熟的眼睛去看身边的世界——想成为一个优秀的导演,缺乏生活的锤炼是不可能的。”“你有参军的想法很好,我相信会成为你一生中最宝贵的财富。”留着长发的小庄愣愣地看着刘老师,显然还理解不透这话里的深义。

小学的时候我第一次独立去参加夏令营,坐着绿皮火车目的地在青岛,听大自己几岁的姐姐们讲会有天使替我爱你笔仙之类的故事,回程的火车上,8岁的我一个人买了两提矿泉水,找了一个哥哥帮我抬上火车,我把两提矿泉水和自己带的泡面八宝粥全买光了,特别兴奋的拿到了人生中的第一笔血汗钱。后来我写诗投在小学的校报上得了一笔小小的稿酬,还把自己的作文打印设计成册留作纪念。

初中我过的不开心,遇到了很差的班主任,生活过的一塌糊涂。还好高中我过的很开心,不算非常好的学校,但遇到了最好的同桌和最好的老师们,高考前夕我在11月末决定去艺考。当时有家长去艺考学校找老师问学生的情况,那个中传毕业的男老师指着我说,如果你的孩子像她一样努力肯定能考上,她考不上我把头给你。后来省考非常顺利,我特别感激,那是我最像自己的时候。高考分数下来我超了一本线不少,爸妈意思让我走文化课吧,学经济前景好!我妥协了。

本文由冠亚体育网页版-冠亚体育官方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小庄跟她一起走,那些中传毕业的男老师指着小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