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中加乌蛇脯一尺,一法以龙膏和药火之九日夜

◎老子@丹经要诀并序

外丹操作 轩辕黄帝九鼎神丹经诀 轩辕氏九鼎神丹经诀黄 帝 九 鼎 神 丹 经 诀黄帝受还丹至道于九天玄女。九天娘娘者天女也。轩辕氏合而服之。遂以登仙。女登告黄帝曰。凡欲长生而不得神丹金液。徒自苦耳。虽呼吸导引。新陈代谢。及服草木之药。可得延年。不免于死也。服神丹令 黄 帝 九 鼎 神 丹 经 诀 黄帝受还丹至道于九天玄女娘娘。九天玄女娘娘娘娘者天女也。轩辕氏合而服之。遂以登仙。九天玄母天尊告轩辕黄帝曰。凡欲长生而不行神丹金液。徒自苦耳。虽呼吸导引。人事代谢。及服草木之药。可得延年。不免于死也。服神丹令人神明度世。与世界相毕。与日月同光。坐见万里。役使鬼神。举家升虚。不知去向。乘云驾龙。上下老子@。漏刻之间。周游八极。不拘江河。不畏百毒。轩辕氏以传玄子。诫之曰。此道至重。必以授贤者。苟非其人。虽积金如山地方万里。亦勿此道泄之也。得一足仙。不必九也。传授之法。具以金人一枚重阳两。金朝鱼一枚上巳两。投东流水为誓。金人及鱼皆出于受道者也。先齐沐浴。设一玄女座于水上。荒无人烟之地烧香上白。欲以终生之道用传某甲。及以丹经着案上。置座在此。今欲夹道。向西伏有的时候里边。若天晴无风。可受之。受之共饮白鸡血为盟。并传口诀。合丹之要。及投金人金鱼类于水。万兆无神明骨之者。终不得见此道也。 黄帝曰。欲合神丹。当于深山大泽。若穷里旷野。无人之处。若于人中作之。必于高墙厚壁。令全世界不见。亦可也。结伴可是二四个人耳。先斋二十19日。沐浴五香。置加精洁。勿经秽污丧死嫁女之家相往来。轩辕氏曰。欲市其神药。必先斋二二十三日。以子丑日沐浴。以执日市之。当于月德地坐。勿与人争贵贱。玄女曰。作药以十一月三日大良。次用八月三日。始以戊申壬申开除之日为善。丁酉乙未甲子次之。作药忌日。春辛丑已巳。夏乙未甲午庚子已未。秋丁卯丁卯丁丑。冬庚寅已未庚子戊辰。及月杀。及支天。季四孟仲。林钟收甲寅丁酉甲辰辛亥。月建。诸朔望。皆凶。不可用于起火。合神药慎不得与俗间愚人交通。勿令嫉妒多口舌人不相信道者闻知也。神药不成。神药成便为真人。上天入渊。变化恍惚。能够举家皆仙。何但一身。俗人惜财。不合丹药。及信草木之药。且草木药埋之即朽。煮之即烂。烧之即焦。不能自生。岂会生人。能够疗病除热。又免不了死也。还丹至道之要卓越所闻。 黄帝曰。起火时当于釜边施祭。以好米酒五升。牛羊脯各三斤。黄梁米饭二升。美枣三升。梨一斗。熟鸡子三十枚。鲤朱砂鲤多头各三巳斤。凡用皆三案。案皆用二杯。烧香再拜。祝曰。小兆臣某共诚惟大道君老君太和君。哀。小兆臣某贪生药。道某令药不飞不亡。皆使伏火。药已好善。随手变化。黄白悉伏。服药飞仙。朝于紫宫。命长无极。得至真人。行酒。起。再拜。毕诸赤果木橘柚皆上之。讫然放火如法。轩辕黄帝曰。欲作神丹皆先作玄黄。 玄黄法 玄黄法。取水银十斤。铅二十斤。纳铁器中。猛其下火。铅与水银吐其菁华。华乌紫。或如吉安磨蓝。以铁匙接取。名曰玄黄。一名黄精。一名黄芽。一名黄轻。当纳药于竹筒中。百蒸之。当以雄黄丹砂水和飞之。雄黄丹砂水在三十六水中。黄帝曰。又作为六一泥。 六一泥法 泥法。用矾石戎盐卤咸礜石。四物先烧。烧之四日。南海左顾牡蛎赤石脂滑石。凡七物分等。多少自在。合捣万杵。令如粉。于铁器中。合裹火之。21日九夜。猛其下火。药正赤如火色。可复捣万杵。下绢筛。和百日华池。认为泥。当开以泥赤土釜。土釜令可受八九升。大者一斗。涂之。令内外各厚八分。暴之于日中七日。令干燥。乃取胡粉烧之。令如玉绿。复取前玄黄各等分。和以百日华池。令土釜内外各八分。暴之10日。令大干燥。乃可用飞丹华矣。又法。作药釜及六一泥。讫之时着瓮内。盖口阴干。瓮去地三四尺。勿令湿。 第一丹 第一神丹名曰丹华。作之法。用真砂一斤。亦可二斤。亦可十斤。多少自在。随人富贫。纳釜中。云以卤咸覆捣之。以六一泥涂釜口际会。无令泄也。谨候视之。勿令有拆如发。则药皆飞。失其优异。但服其糟滓。无益也。涂讫干之十余日。乃可用。不枯燥不可火之也。先以马通糠火去釜五寸温之十五日九夜。推火附之又三日九夜。以火壅釜半腹又21日九夜。凡三12日。可止火十二日。寒之。药皆飞着上釜。如五彩琅玕。或如奔星。或如霜雪。或正赤如丹。或青或紫。以羽扫取。一斤减四两耳。若药不伏火者。当复飞之。和以玄水液龙膏泽。拌令浥浥。复置玄黄赤土釜中。封其际如始法。猛火飞之三二十三日。药成。凡七十23日毕矣。欲服药。斋戒沐浴五二十三日。焚香。乃以平旦东向。礼拜长跪。服之如大黍粟。亦可如小豆。中尉服之二十三日乃升天。军士长服之七18日得仙。愚人服之以一年得仙。成以其丹华釜飞第二之丹及九丹一切神丹大善也。女登曰。作丹华成当试以作金。金成者药成也。金不成者药不成。药未伏火而不可服也。或涂釜不密。或是犯禁所致。云。越来越准前飞之试之。龙膏丸之如小豆者。致猛火上。鼓囊吹之。食顷即成白银。又以二十四铢丹华。点粉汞一斤。亦成黄金。黄金成以作筒盛药。又以一铢丹华投汞一斤。若铅一斤。用武火渐令猛吹之。皆成白金也。斤与铢慎勿多。多则金刚。少则金柔。皆不中搥也。又云。金若成世可度。金不成命难固。徒自损费。何所收护也。 第二丹 第二神丹名曰神符也。取无害水银。多少自纳。在六一泥釜中。封之干讫。一如调度丹华法也。飞之九上下。寒。发。扫取。和以花鱼胆。复封涂如初。复飞之九上下。寒。发。扫取。和以龙膏。名曰神符。取铅黄华十斤。置器中。以炭火之。即又取水银七斤。投铅中。猛火之。弹指非凡俱上出。状如黄金。又似扫帚星紫赤流珠。五色玄黄。即以铁匙接取之。得十斤。即化九转。名曰丹华之黄。一名玄黄之液。一名天地之符。即捣治汞化为丹。名曰还丹。受人珍爱的人秘之。突出俗道士之所知见也。非殊达者。不能够知也。火名子明。汞亦名子明。一者铅精也。一名太阴。一名金公。一名河车。一名青娥。一名立制石。下愚治调直用山中立制石。实非也。真人曰。石胆皆出铅中。凡人愚蠢治调神药。反用羌里石胆。非也。去道万里。为药故不成也。真人曰。以丹砂精化为流珠霜雪。铅精化为还丹黄白。乃成服之神明矣。不用此二物资调剂节药。虽得丹服之犹候死矣。太阴者铅也。太阳者丹也。取汞九斤。铅一斤。合置赤土釜中。猛火上。从平旦至日午上晡。一云日下时。水银与铅精俱出。如黄深紫红。名曰黄精。一名黄芽。一名黄轻。一名黄华。以井华水火之。名曰金蕊池。一名青龙。一名黄服。一名立制石。取玄黄。和以玄水液。合如封泥。丸之。纳赤土釜中。以六一泥内伏之。令各厚四分。令干一日。无令泄。以马通若糠火火之八12日。当成金药。取玄黄一刀圭。纳猛火。以鼓囊吹之。食顷皆消。成白银。黄金若不成药仍生。未可用也。当更纳赤土釜中。如前封泥。火之八三十一日药。乃可用服矣。玄黄一名伏丹。一名紫粉。欲服之。当以丁巳日平旦向西。再拜。服如小豆。吞一丸日一。百太阳帝君仙。万病皆愈。大癫大癞并愈。无所不瘥。即服以百日华池和玄黄。令如泥。以置苴两赤土釜中。内外各厚八分。纳水银一斤。亦可十斤。作药多少率性。三斤能够仙一人耳。可得玄黄精千克。取汞三斤。纳土釜中。复以玄黄覆其上。厚二寸许。以一土釜合之。封以六一泥外内。固济无令泄。置日中暴。令大干乃火之。湿者不可得火即坼破。如调丹华法。以马通若糠火火之九昼夜。寒二十二日。发之。药皆飞着上釜。状如霜雪。青绿朱绿。五色光华。厚二分寸。余以羽扫取之。和以小狗大胆。亦可以河伯余鱼者。诀云是朱砂鲤胆和之。一云以此玄黄令如封泥。注云其所丸之物。诀云是水泉也。复丸纳土釜中。已下同。丸纳土釜中。复以玄黄覆之。令厚一寸。一云釜合盖之。以六一泥封之。如初法暴十三日。令大燥乃火之。湿者不可也。得热釜即拆也。复火九昼夜。可止三十24日。寒之。发开。以羽扫取着上釜精飞。若但紫名曰神符还丹。和以龙膏。丸如小豆。常以甲午平旦东向。再拜长跪。服之百日。与佛祖相见。玉女来至。于是从诸神方而飞行矣。欲渡大水。和神符以龙膏。若河伯余。以涂足下。行水上足不没溺也。欲入火服一丸。即不热也。服药百日。三尸九虫皆自败坏。长生不死也。 第三丹 第三神丹名曰神丹也。先以六一泥泥两赤土釜内外。令厚各八分。又取牡蛎赤石脂磁石。法无磁石。存本不改。凡三物分等。调度之万杵。令如粉。和以百日华池令浥。一云以苴釜中涂釜内服。又以玄黄花着此苴上。令厚一寸许。乃取帝男二斤。雄黄也。帝娲一斤。雌黄也。先以百日华池小沽之濡之。乃即上不敢飞。乃铁臼中调捣之万杵。令如粉。上釜中复盖以黄粉。令厚一寸许。以一釜合之。封以六一泥。勿令泄气。干之七日。乃以马通糠火火之九昼夜。火去釜边五寸也。以推火拥之10日夜也。推火至釜二日猛火八日夜。以大壅至釜半腹火之九昼夜。止。凡三一日。十二日寒之。以羽扫飞精上著者。和以龙膏通。纳釜中也。复泥封之。干之。复火之三二日。一云二十十七日。止四日。寒。发之。以羽扫取之。名曰飞精。治之者曰神丹。营长期服用之一刀圭日一。五十太阳菩萨仙。上等兵期服用之百日。愚人服之一年乃佛祖矣。凡夫男女子小学儿奴婢六畜以与服之。皆仙而不死矣。辟五兵。带系之。夫神多所保证辟兵。服丹百日诸佛祖来迎之。即玉男即玉女即玉童山卿泽尉皆来侍从。见形如人。度代无种事在人耳。 第四丹 第四神丹名曰还丹。取矾石礜石代赭戎盐牡蛎赤石脂土龙矢云毋滑石。凡九物皆烧之十四日一夜。猛其火。皆合治捣。令如粉。和以左味。令如泥。以苴一釜中。纳汞一斤。次以帝男。次以曾青。次以矾石亭脂。次以卤咸。次以太一禹余粮。次以矾石。礜石在上而水银独在下也。凡七物各异器调捣之。令如粉。以水银一斤独在下。余先乃以次纳之。以一釜合上。以左味和六一泥泥之。封令密。暴之二十三日。置铁弋三柱上。令高九寸。以马通糠火火之。去釜底五寸。候其火12日夜。没增火至釜半腹九昼夜。常以湿布加釜上。令药不飞。视布干取复濡湿之。凡八二十日止。寒之二十八日。发之。药皆飞着上釜。釜出五色。飞法一同药之要也。以鸡羽扫取之。合以百草花。以井华水一服之。一百日白虎凤凰翔覆其上。神人玉女至。二百日登天入地。仙人来侍。一年太一以云车龙马迎之矣。服此丹令人不饥不渴。百岁辄饮石泉。食枣栗二十枚牛羊脯五寸。又以还丹涂钱用市物。钱即日皆自还至。以还丹书人目匡郭上百鬼皆走避去。又以药一刀圭粉水银一斤。火之立成白金。一法以龙膏和药火之11日夜。乃成真金也。 第五丹 第五神丹名曰饵丹。取汞一斤。置六一釜中。又取帝男一斤。捣之如粉。加汞上。禹余粮一斤。捣之如粉。加帝男上。以六一釜合之。封其际。以六一泥泥之。令干。加马通糠火火之九昼夜。止。更以炭火烧之九昼夜。乃止火。寒之二二十五日。发之。药皆飞着上釜。如霜雪。以羽扫取之。和以龙膏少室天雄分等。乃鸡子服。一云鸡子血。一刀圭十十五日。羽飞仙矣。万神来捍卫。玉女皆可役。佛祖迎之。上涨天矣。百鬼社稷神风伯雷师皆来迎之。可应用。 第六丹 第六丹名曰炼丹。取八石而成之。八石者取巴越丹砂帝男有蟜氏飞之。曾青矾石礜石石胆磁石。凡八物等分。多少留意。异捣令如粉。和以土龙膏。乃取土龙矢二升。以黄犬肝胆合为釜。牡蛎赤石脂各三斤捣令如粉。以左味和为泥。涂釜内外。各厚柒分。干之。一法八味有一些自在。以土龙膏土龙矢一升。以和小狗胆。合土龙矢二升。牡蛎赤石脂末之如粉。和感觉泥。涂釜内外。各厚伍分。干之。八石各异末之如粉者。乃纳。丹砂在下。次以帝男。次以大地之母。次以曾青。次以矾石。次以礜石。次以石胆。次以磁石。磁石独在上。以六一釜合之。以六一泥封其会际。干之。如上法乃以马通糠火火之三11日。止。寒之15日。发之。药皆飞上着如霜雪。羽扫取之。和以龙膏。丸如小豆。食后服一丸日一。十二十八日仙矣。鬼神来侍。卫之役使。亦能够作服白银。非但男人。女子亦得飞仙。若欲辟谷。常绝房事。但饮水勿交接也。此丹下滓可疗百病。一法铅合之成黄金。以炼丹刀圭合水银一斤火之成白银也。一云柔丹与炼饵丹相似。滑泽易食之。 第七丹 第七丹名曰柔丹。用汞三斤。以左味和玄黄。合如泥。以涂土釜内外。各厚陆分。乃纳汞。合以一釜。用六一泥涂其际会。干之三十一日。乃火之如太丹华法三13日。止。寒之二十四日。发之。以羽扫取上着釜者。和以龙膏。服如小豆日三。令人佛祖不死。以缺瓮汁和之。九七周岁老翁服之更七日白头黑。东营精阴气。虽交则生子无数。以柔丹书梧桐为人也。以柔丹书字奴婢终不逃走。八十妇人服之都有子。长吏服之得迁。与铅合火成金牌银牌。一名金子。 第八丹 第八丹名曰伏丹。其色颇黑紫。如有五色之彩。取汞一斤。亦可多之。以玄金蕊苴其土釜。令内外各厚八分。复捣曾青磁石。令如粉。以着玄金蕊及曾青磁石末。覆汞上。以一釜合。以六一泥涂其会际。干之十八日。乃以马通糠火火之九昼夜。转以上釜为下釜。复火之13日夜。又复以下釜为上釜。火之10日夜。如是九上九下。乃止。寒之二10日。发之。以羽扫之。取其飞着上者。和以龙膏。后还纳釜中。更火之一旬。乃止。寒25日。发之。以羽扫取飞上著者。捣之如粉。盛以金银筒若生竹筒中。常平旦面东向日。再拜长跪。以井华水服一刀圭。便为神灵也。以如枣核大。起首中而行百鬼销灭。以此柔丹书门户。百邪众精魑魅罔两不敢前。又辟盗贼。以至虎狼皆避之。若妇人独守。赉持如大豆者。百鬼盗贼远避。不敢来。 第九丹 第九丹名曰寒丹。法用赤土釜。以六一泥泥其前后。令各厚四分。干之如治丹华法。取帝男风皇曾青礜石磁石各一斤。异捣之如粉。先以玄黄苴以六一釜。如丹华法。乃内流珠一斤于釜中。次以帝男加流珠上。次以帝娲。次以曾青。次以礜石。次以磁石。磁石最上。以一釜合之。以六一泥涂其会际。令厚八分。复以土龙矢黄土各半斤。令为泥。一云以牡蛎赤石脂涂其上厚陆分。又以土龙矢涂厚八分。暴之30日。令干。乃微火先文后武九白天黑夜。寒七日。发之。以羽扫取着上者。和以龙膏黄犬胆。丸如小豆许。平旦以井华水向日。再拜。吞一丸。令人身轻。百日百病除愈。玉女来侍。司命化解死籍名著仙箓。飞行上下。一通百通。不可拘制。坐在立亡。轻举乘云。升于天矣。

(论二首 方六十七首 灸法四首)

余历观公元元年从前方书,佥云:身生羽翼、飞行轻举者,莫不皆因服丹。每咏言斯事,未尝不切慕于心。但恨神道悬邈,云迹疏绝,徒望青天,莫知升举。始验还丹伏火之术,玉醴金液之方,淡乎难窥,杳焉靡测,自非阴德,何能感之?是以五灵三使之药,九光七曜之丹,如此之方,其道差近。此来握?亢,久而弥笃。虽艰远而必造,纵小道而亦求。不惮始终之劳,讵辞朝夕之倦?研穷不已,冀有异闻。良以天道无私,亲听因之而启。不违其愿,不夺其志,报施作用,其何速欤!岂自衒其所能,趋利凡尘之意?意在救疾济危也。所以撰二三丹诀,亲经试炼,毫末中间,一无差失,并具言述,按而行之,悉皆成就。然人之志,所重者性命,其危春露,其脆秋霜,俯仰之间,相顾如失。荣华贫贱,诚为不住之容;忧悲娱乐,并是难留之事。以此来讲,深可叹矣!

外丹操作指的是外丹炼制的格局与步骤。东正教外丹术经过长时间的试验、计算,变成了一站式系统而卓有功能的办法。个中,最根本的有:飞、升、抽、伏、点、关、养、煮、炼、锻、研、封,等等数十种情势。所谓「飞」指的是通过炉火的加热作用使丹鼎中的固体药品不经过液态直接生成为蒸汽。「升」具备升高的野趣,其步骤与「飞」基本临近,就是经过加温使固体药品获得升华。「抽」指的是将原料加热至沸腾状态,使内部一些部分气化,然后冷却凝聚为液体,进而加以搜聚。「伏」指的是因此某种手腕对那么些性质上比较外向的、动荡的物质进行加工管理,使之变得平稳。「点」指的是在大方的物质中步向少许的试剂使其品质产生变化。「关」指的是将炼丹大概炼金用的原料密封于器皿内、埋于地球表面下,在不加热的情形下,使容器内的反应物缓慢产生物化学学变化。「养」指的是对炼丹或炼金的原材质进行长日子的微热,使其反应物发生变化。「煮」指的是在有水溶液存在的气象下对釜内物质举办加热。「炼」从狭义上看指的是对干燥的物质进行加热,使其产生变化。「锻」指的是在十二分温度下将产物经过一按期间的加热,进而除其所含水分和挥发性物质。「研」指的是在钵中校物料研碎使之成为粉末。「封」指的是将反应物长期静置于器皿中大概埋入地球表面之下。除了这么些之外,外丹操作还会有别的很多办法。与措施相呼应的是炼制的步子,比如进阳火、退阴符、采药、炼药等等。常常的话,伊斯兰教外丹的时机是以「转数」作为材质质度量量的关键标准的,所谓「转」指的是外丹实验程序中中药物资调剂换或然实验操作调换的次数,转了一遍就称作几转,比方「九转金丹」申明其炼制进程中有捌次变通。炼丹步骤是繁体的,必得有耐心技艺当真达到所急需的转数。

论曰∶凡疮疥,小秦艽散中加乌蛇肉二两主之。黄酒中加乌蛇脯一尺,亦大效。(《千金翼》云∶黄酒中加乌蛇脯一尺,乌头、草乌、茵芋、石南、莽草各等分。大秦艽散中给予亦大效。小小疥瘙,十六味小秦艽散亦极度。花雕见前七卷中)。

余比读诸方,故亦不菲,观其大致,例多隐私。味之者,翻增其惑,说之者,返益其迷。遂使修炼之流,不见成功之处,岂其古代人妄说耶?抑由学道之辈,自无法考其旨趣也。余所陈方意,于文记间,如视掌中,一试披寻,莫不洞照。相爱之士,通鉴有名气的人,有所分裂,心之取证,故列为三篇耳。处士孙思邈撰。

凡诸疥瘙,皆用水银、猪脂研,令极细,涂之。

△诸丹目录三品

治凡有疮疥,腰胯手足皆生疵疥者方∶

初陈佛祖大丹异名三十二种:

栝蒌根 蔷薇根 雀李根同志皮 黄连 香柏 娇客 黄 黄芩 土当归 苦 ??

太一玉粉丹、太一召魂丹、返魂丹、更生丹、全生归命丹、四神丹、太一神精丹、神变丹、神液丹、若是通神丹、五灵丹、升霞丹、灵化丹、三使丹、捧香丹、太一丹、使者丹、奔云丹、控鹤丹、八石丹、丽日丹、素白山茶花、度厄丹、持节丹、绛色紫游丹、雄黄赤丹、赤雪流珠丹、红景丹、赤曜丹、重辉丹、红紫相间丹、艮雪丹、月流光丹、水银素霜丹。

上十三味,为末,蜜丸,如梧子大,以蔷薇饮服二十丸,日三,加至三十丸,瘥乃止。

右所陈诸小丹法等,虽时所称用,然其丹异名,未必各知之,所以今并列之。

多少疥、白癣勿服。(《千金翼》云∶痈疽皆可服之。)

次陈神明出世大丹异名市斤种:

治寒热疮及风疥、诸杂疮方∶

轩辕氏九鼎丹、九转丹、大还丹、小还丹、70%丹、素子仙童丹、九变丹、太仙霞丹、太和龙胎丹、张大夫灵飞丹、升仙丹、神龙丹、马仙人白日升天丹。

韭根 矾石 雄黄 藜芦 瓜蒂 胡粉 水银

右诸大丹等,非世人所能知之。今复标题其名,记斯篇目,而终始不可速值也。是以内部营构方法,并不陈附此有好事者,但知其大致也。

上七味,以科柳树研水银使尽,用猪脂一升煮藜芦、韭根、瓜蒂三沸,去滓,纳诸药和调,令相得即成,以敷之神良。(《救急方》以此用治癣疮。

次陈非世所用诸丹等名有二十种:

茹膏 治一切恶疮疥癣、疽漏 方。

八景丹、温州丹、玉味消灾丹、神光散馥丹、凝霜雨夹雪丹、奔星住一捻红、堕月惊心丹、金液玉华丹、茅君白雪丹、白雪赤雪丹、红绛垂璧丹、七星辟恶丹、七曜灵真丹、流石鲜翠丹、金辉吐曜丹、老聃五色丹、金轮炽盛沈明甫丹、感灵降真丹、群鬼升云丹、太白精丹。

茹 野狼牙 青葙 猪人参 藜芦 当归身 蓄 羊蹄根 蛇床子 白蔹漏芦

右按其方,服之佛祖。既药物难具,营作非易,所以但列其名,不复陈其法式。若好事者,宜以广知其名也。

上十一味,捣,以苦酒渍一宿,明旦以成煎猪膏四升煎之,三上三下,膏成绞去滓,纳后药如下。

△造六一泥法

雄黄 雌黄 硫黄 矾石 胡粉 松脂 水银

凡飞金转石,唯以六一为要。自远代诸贤,销炼之流,莫不咸蔽其事。大都相传法者,皆用矾石、赤石脂、左顾牡蛎、矾石、滑石、戎盐、卤咸等,或妄用蚯蚓粪者,以此等药并亦具炼作之方。其格局又各各不相同,作之例皆无法精了。古来名方要术,无不备经试炼,就此在那之中,未有不尽其理,不见一事近就像是者。余常为之发愤兴叹,不可能巳矣!自谓古人隐衷斯术,且诳现在专家。又按古方,并用矾石用黄土泥,烧之经夕,即自然成其细粉。余遂依法烧之,经两一日,竟不觉有异。谨因闲暇,更依古方烧炼,可经八日巳来,以指微捻,乃成烂粉,光润可爱,亦细腻希奇。更取新矾石烧之,二十余日到,加乾石,全不一种。始知一切措施,不可率尔轻试之,不依古法,即云无验,如此者无尽。又矾有品种不一,所出之处各异。并州与嵩岳出者为良,自外者不堪入用。

上七味,细研,看水银散尽,即倾前膏中,以箸十四头搅数百遍止,用瓷器密贮,勿令泄气。煎膏法,取微火熬,急则不中用。上药不可近眼及阴。先研雄黄等令细,俟膏小冷,即和搅敷之。

△炼矾石法

治疥疽诸疮方∶

凡炼矾石器,以黄土作之,其状似竹管,可长五六寸,阔三四寸。以矾二四分,其口已上,瓦作盖盖之。矾石内筒讫,别以细沙并黄土等分为泥,泥筒週遍,可厚一二分许,缓火炙之,令干。又更泥,泥又更炙,炙令干热,然后入炉烧之。但使保护健康伺侯得所,必百无一失。

水银 胡粉 黄连 黄柏 姜黄 矾石 附子 蛇床子 苦参(各三 ?

△造烧矾石炉法

上九味,水银、胡粉别研如泥,余为末,以成煎猪膏合和研,令调敷之。

其炉垒高中二年级尺,明阔一尺,其下四面各开一小门子,拟牵风击火也。又随时去积灰。多只别二个铁釜,大小与药筒相称,高可三四寸许。即以铁釜置炉中,筒于釜上,以炭烧之26日明,使昼夜火气不绝,恰好,更不劳多。日满取之,研一点也不粗。别以赤石脂粗捣筛,相和为泥作饼子,可厚半寸,阔四寸,曝之令干。内于矾石炉中烧之23日,越来越细捣筛,相当的细研之,别入生赤石脂细捣筛讫,与成炼者等分相和。和讫,又以矾石及赤石脂二分和之为泥,稀稠得所,搅之令极熟,用之,泥釜固济。一泥以后,即一手取药,更不得重看,其药气永不畏失。先余用之多遍,唯觉善,莫能加焉。

治久疥癣方∶

矾石宜取敦煌者,轻手捣之,以马尾萝下筛之,讫,置铁铛中,以猛火熬令汁尽,又捣筛令细。每计赤石脂与矾石二分相和讫,计所和之粉五两,内可加戎盐一两,卤咸二两,合和亦不妨,不著亦得。凡作六一泥者,只为固济,欲使稳定。今只二种药为泥,又加一三种亦损者,何烦各种?其六一之名,乃是古人隐私之语,其六上加一,正是为七,以多种药为泥,故云六一也。世人不识,不知何以名之六一也。滑石所出处,其石本出东华州,今人不究其一直,乃用昆仑所出者为六一泥,所谓图北向西,于理殊非所允。又其石性有数种,硬者细细捣之,筛研令熟用之益佳。

丹砂 雄黄 雌黄 乱发 松脂 白蜜 茹猪脂(二 ?

△左顾牡蛎法

上九味,先煎发,令消尽,纳松脂、蜂蜜,三上三下,去滓,纳诸末更一沸止,敷之。

左顾牡蛎者,意本取其细腻。比试向经二三度,亦经火炼而用者,亦经不炼而用者,皆无意。即知此一味乃是无用之物,若更有别法,用之为佳者,非余所知也。

酒中加乌蛇脯一尺,一法以龙膏和药火之九日夜。(《翼方》用蜡,不用蜜。)

△戎盐法

又方 水银 矾石 黄连 蛇床子

戎盐本方亦不的言出处,既不知所出,即知出戎盐之地,亦不知用何者为良?见人皆云识之,实不可能知孰是南人所出?以南土无有此盐,故关中所出者为是。余复陈此愚见,亦不知是还是不是识者,宜详而用之。虽贵之有能,然用势亦相似,好事君子知之焉。

上四味,为末,以猪脂七合和搅,不见水银为熟,敷之。(一方加藜芦一两,又云 茹 ?治诸疮疥癣,久不瘥者方∶

△卤咸法

水银 嘉平月猪脂

此物本出同州西南隅,去城可七八里,生陂泽中,其状似河中细颗盐,其味涩而不咸,本方亦不言出处。人用平泽中地有咸炁之处,因辩其土白嫩之色者为是。今推其所由,于理又全乖错,用之无验,特为于此。同州所出者,若入六一泥用,极理粘好。今但矾石、赤石脂、矾石等,并依所陈之法细用之,则不复须此药矣,诸好事者,于此更勿犹豫也。本方亦云用蚯蚓粪为泥,亦曾用之,乃与常土不异,于理殊非所宜。

上二味,以铁器中垒灶,用马通火五日七夜,勿住火,出之,停冷取膏,去水银不要紧别用,以膏敷一切疮,无不应手立瘥。(《千金翼》用水银粉和猪脂涂之。)

凡六一泥所言诸药等,其颇负用之徒,并不能够精识其委曲。虽时有识者,又不闲将用之法,求炉火之妙理,亦难为具悉。今著口径六一泥者,味虽非常的少,用之极善。直云固际神胶,足得为上,何供给须六一也。凡按古方合炼,多不见成者。古时候的人但恐文繁,所以无法具载其事,以此,笔者遂无一法能就。非深知其本末者,则孰能照其出处乎!

又方 特牛尿 羊蹄根

△造上下釜法

上二味,以牛尿渍羊蹄根一宿,日曝干复纳尿中,取尽止,作末,敷诸疮。(《千金翼》云∶和猪脂用越来越精。)

右下釜铸铁作之,深三寸,明阔八寸,底厚伍分,四面各厚四分,其脣阔半寸,厚四分,平稳作之,勿令高下之也。右上釜作之高级中学一年级尺,明阔八寸,厚八分许,唯飞雄黄,上高五寸以外,不平,下釜并圆作。凡欲有心试炼者,其上下釜并依样作之,大都局势更可是此法,其间上下釜但能将息用者,永无破坏之日。余自好道术已来,向二十载余,各个历试,备曾经涉,其准将殊,无所不为之者,并无战绩,资财罄竭,不免至于困弊。今用此上下釜,始离其辛劳苦苦,其上下釜即须用以六一泥涂之。其泥和稀稠得所,棕刷遍涂之,日曝令干。干后,依前涂。曝干之,可三六回,计厚八分许,必无坏时。其上釜以泥一二次亦好,不涂亦得。今以六一泥涂上下釜者乃久,亦何苦须土涂釜也,糖和身为旧法,用既无验,虽旧何为?若有所不知,亦不简到今后昔。古人贤则贤矣,然不废于那件事,多不可能知其理也。

又方 采纳生乌头十枚,切煮汁,洗之瘥。

△造灶法

论曰∶凡诸疮癣,初生时或始痛痒,即以各样单方救之,或嚼盐涂之,又以谷汁敷之,又以蒜墨和敷之。(《翼方》以蒜作酥。)又以黑心姜敷之,又以红鱼掺敷之,又以牛玉皇李汁敷之。若以此救不瘥,乃以前诸大方治之。

右其门高六寸,阔五寸,以铁为之。其堗勿令向上,宜下开之,可高三寸半许,阔二寸半。若向上开者,火则微翳,向下开之为佳也。

治细癣方∶

△用六一泥固际上下釜法

蛇床子 白盐 羊蹄根 赤葛根 苦参 菖蒲 黄连 莽草 ?

右留前所调护治疗泥,用小铁匙均厚七分的话,涂讫,又缘合下釜上轻手按之,勿令过度。即以六一泥週回遍泥其际,干,即以小火细细使积渐就干。若有拆裂处,复以铁匙取泥,泥之週悉。直至药成以来,更不劳再视,此法易况兼要也。

上八味, 咀,以水七升,煮取三升,适寒温洗身,如炊一石米顷为佳,澄清后,当微温用之,满16日止。

△太一玉粉丹法

又方 以羊蹄根于石上,香醋磨敷之,欲敷先刮疮,以火炙干后,敷四六回。(《翼方》云∶捣羊蹄根,着瓷器中,以石蜜和,临用先刮疮,令伤敷之,如炊一石米,又拭去,更以四年大醋和涂之。若疮处不伤,即不瘥)。

硃砂一斤 雄黄一斤 玉粉市斤

又方 羊蹄根五升,以桑柴灰汁煮四五沸以洗之。凡方中用羊蹄根,都以日未出时采之佳。

右玉粉相当的硬,难捣,但以生铁臼捣之,以轻疏绢罗之重新,即得入用。磁石粉市斤,其性异常硬邦邦,亦依玉粉法治之,以水沉取细者用之,筛用亦得。

又方 山菖蒲末五斤,以酒五升渍釜中蒸之,使味出,先绝酒十七日,每服一升,或半升 ?

紫石英五两 白石英五两 银粉五两 空青千克流艮雪一斤用银雪

又方 干荆子烧中心,以器承五头取汁,刮疮令伤,涂之。

右以打作薄,以河东盐合捣研令细,绢筛下,不尽者,依前更著盐研筛,以尽为度。即以药末等和,以酽醋,微湿拌之,曝干,可拾回余上。先以白盐为籍,次布药末等,讫,又以盐覆之。即以上下釜相合,以六一泥固济,以文明火三日九夜,寒之三五日一夜,开看:焕彻如寒霜素雪之状,又似钟乳垂穗之形,五色备具,无可比象。又更还取药贰次,以醋拌,如前以白盐末覆籍,一依前法布之,更无别异。如此可四五转讫,一依炼《金英丹法》炼之讫,然后将服。其势力不若金英丹,三种药并能延人寿命,愈疾。除此一小有陈丹消毒之者,并幽深难解,自非妙闲诀法,岂造次而可悟也?今所陈列,一无隐私,冀有雅好之士,请于此无惑焉!

治癣方∶

△太一三使丹法

取煎饼热拓,不限多少,日一次,良。亦治浸淫疮。

水银霜一斤硃砂千克石亭脂公斤雄黄公斤

又方 净洗疮,取酱瓣、雀屎和敷之,瘥止。(《翼方》云∶取酱和尿涂之。)

右硃砂等三味别捣讫,和,安排不异前法,还以银霜布诸药上,帛覆之,合上下釜,固济飞之。凡用猪负革脂者,是老母猪近脊梁边脂也。

又方 水银、芜荑和酥敷之。

△造紫游丹法

又方 日清晨捣桃叶汁敷之。

硃砂雄黄曾青石亭脂各五两

又方 捣小恶鸡婆汁敷,并服之。

右别捣研,水银千克别研;石胆三两,别捣筛,白石英别熬令沸,尽取三两此别味恐是错,多是白矾,石英不沸也;阳起石三两,别捣;石胆六两,别捣筛,取东岳者用之;矾石五两,直尔筛;生用之;朴消六两,别研筛;磁石三两,别捣筛,又朴消三两,和诸药,余三两,用覆诸药上,自外者并依前法治理,如前醋拌,令依法12遍余止,其摆放飞炼日数重转,一依前,未有差距同也。凡承前已来飞炼诸药等精讫,皆须重转三两度,然可堪用。比见丹无验,唯觉毒害者,为转数非常的少,所以无验矣。但飞炼未曾重转者,如此杂石未得丹者,气盛在药中,不毒何待?然有才能的人设法,目的在于救厄难。且世中庸愚,情在名利。先不闲药理,复不究方书。或见浅方,或闻遗闻,因即孟浪顽心,自谓更无比类。复有无知之辈,视听未弘,疾疹既缠,岂与力惜未之于彼!又偃仰黑风婆,意在得物,为未欲,愧于容色。余亦不欲论之于此。然性命之事非轻,但杂石稍堪服食,实为非久,请有道君子审而详之,忽有失理于毫微,幸改之从正耳。

又方 烧蛇蜕一具,酒调服之。

△造小还丹法

又方 服牛奶子汁佳。

水银一斤 石硫黄四两,飞炼如硃色,依大丹法出毒了研如粉光明砂三两,别捣研 犀角末四两,别捣研 麝香二两,别研

又方 服驴尿良。

本文由冠亚体育网页版-冠亚体育官方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酒中加乌蛇脯一尺,一法以龙膏和药火之九日夜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