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于膀胱而泄于肝,脾陷而木不能泄

鼓胀者,中气之败也。肺主气,肾主水,人身中半上述为阳,是谓气分,中半以下为阴,是谓水分。气盛于上,水盛于下,阴阳之定位也。而气降则生水,水升则化气,阴阳互根,气水循环。究其出头之枢,全在中气。中气一败,则气不化水而忧虑于下,是谓气鼓;水不化气而泛滥于上,是为水胀。

    水从下升,而推原其本,实自上降,离中之阴,水之根也。水降于肺胃,肺胃右转,清凉而化浊阴,是水降于气分也。肺胃不降,阳分之水淫泆而上逆,故脐以上肿。金性喜敛,其未有而不郁者,阳明胃土之降也。土湿胃逆,肺无降路,阳分之水,不得下行,阴分之水,反得上泛。水入于肺,宗气隔碍,则为喘满;水入于经,卫气壅阻,则为肿胀。

淋沥者,乙木之陷于壬水也。膀胱为太阳寒水之府,少阳相火随太阳而下行,络膀胱而约下焦,实则闭癃,虚则遗溺。相火在下,逢水则藏,遇木则泄。癸水藏之,故泄而不致于遗溺;乙木泄之,故藏而不至于闭癃,此水道所以调也。

《灵枢·营卫生会》:上焦如雾,中焦如沤,下焦如渎。上焦气盛,故如雾露之空濛。下焦水盛,故如川渎之注泻。而气水变化之原,出于中焦。中焦者,气水之交,气方升而水方降,水欲成气,气欲成水,气水未分,故其形如沤。

    水生于肺而统于肾,藏于膀胱而泄于肝。肾与膀胱之府,相为表里。饮入于胃,脾阳蒸动,化为雾气,而上归于肺。肺金清肃,雾气洒扬,充灌于经络,熏泽于皮肤,氤氲郁霭,化为雨水。及乎中焦以下,则注集滂沛,势如江汉矣。

水之能藏,赖戊土之降,降则气聚也;木之能泄,赖己土之升,升则气达也。胃逆而水不可能藏,是以遗溺;脾陷而木不能够泄,是以闭癃。淋者,藏无法藏,既病遗溺,泄不能够泄,又苦闭癃。

气之化水,由于肺胃,水之化气,由于肝脾。肺胃右降则阴生,故清凉而化水。气不化水者,肺胃之不降也。肝脾左升则阳生,故温暖而化气。水不化气者,肝脾之不升也。气不化水,则左陷于下而为气鼓;水不化气,则右逆于上而为水胀。而其根,总因土湿而阳败,湿土不运,则金木郁而升降窒故也。

    膀胱者,水之壑也。肺气化水,传于膀胱,肝气疏泄,水窍清通,是以肿胀不作。膀胱之窍,清则开而热则闭。《灵枢》:三焦者,入络膀胱,约下焦,实则闭癃,虚则遗溺。其虚而遗溺者,相火之下虚也,其实而闭癃者,非相火之下实也。以肾主蛰藏,肾气能藏,则相火秘固而膀胱清;肾气不藏,则相火走漏而膀胱热。相火蛰藏,膀胱清利,是谓之实。膀胱之热者,相火泄于肾脏而陷于膀胱也。

水欲藏而木泄之,故频数而不收;木欲泄而水藏之,故梗涩而不利于。木欲泄而不可能泄,则溲溺不通;水欲藏而不可能藏,则精血不秘。缘木无法泄,生气幽郁而为热,溲溺所以结涩;水不可能藏,阳根走漏而生寒,精血所以流溢。

气鼓

    相火藏于肾水,原不外泄,其泄而不藏者,过在乙木。木性疏泄,疏泄之令畅,则但能泄水而不至泄火。水寒土湿,生气郁遏,疏泄之令不行,而愈欲疏泄,故相火不得秘藏,泄而不通,故水道不可能清利。

而其寒热之机,悉由于明亮的月之湿。湿则土陷而木遏,疏泄不行,淋痢皆作。淋痢一理,悉由木陷,乙木后郁于谷道则为痢,前郁于水府则为淋。其法总宜燥土疏木,土燥而木达,则疏泄之令畅矣。

气从上降,而推原其本,实自下升,坎中之阳,气之根也。气升于肝脾,肝脾左旋,温暖而化清阳,是气升于水分也。肝脾不升,阴分之气堙郁而沉没,故脐以下肿。

    相火之陷,其原在肝,肝气之陷,其原在脾。肝脾郁陷,合相火而生下热,传于己土,己土以其湿热传于膀胱,是以淋涩而赤黄也。

桂枝苓泽汤

木性善达,其鼎盛而不郁者,水温土燥而阳升也。水寒土湿,脾阳陷落,肝木不达,遏抑而克脾土。肝脾郁迫而不升运,是以平板而为胀满。

    膀胱闭癃,水不归壑,故逆行于胸腹,浸淫于经络,而腹胀作焉。水热穴论:其本在肾,其标在肺,皆积水也。故水病下为胕肿大腹,上为喘呼不得卧者,标本俱病。

茯苓个三钱 泽泻三钱 乌拉尔甘草三钱,生 桂枝三钱 玉盘盂三钱

肝气不达,郁而生热,传于脾土。脾土受之,以其湿热,传于膀胱。五行之性,病则传其所胜,势即使也。土燥则木达而水清,土湿则气滞无法生水,木郁不可能泄水,故水道不利,加之以热,故淋涩而黄赤。

    其本之在肾者,宜泻之于膀胱;其标之在肺者,宜泻之于汗孔。汗溺之行,总以燥土疏木为主。水病之作,虽在肺肾两藏,而土湿木郁,乃其根本也。

煎大半杯,热服。

脾土既陷,胃土必逆。脾陷则肝木下郁,胃逆则胆火上郁。其下热者,肝木之不升也;其上热者,胆火之不降也。病本则属湿寒,而病标则为湿热,宜泻湿而行郁,补脾阳而达木气,清利膀胱之郁热也。

苓桂田萍汤

肝燥发渴,加傅致胶。

桂枝姜砂汤

    茯苓三钱 泽泻三钱 和姑三钱 杏仁三钱 甜根子二钱 水浮萍三钱 桂枝三钱

脾为湿土,凡病则湿,肝为风木,凡病则燥。淋家土湿脾陷,抑低乙木发生之气,疏泄不畅,故病淋涩。木郁风动,津液亏本,必生消渴。其脾土全都以湿邪,而其肝木则属风燥。血藏于肝,风动则血消,此木燥之原也。苓、泽、乌拉尔甘草,培土而泻湿,桂枝、玉盘盂,疏木而清风,此是定法。土愈湿则木愈燥,若风(英文名:ruò fēng)木枯燥之至,可离无法清润,必用阿胶。仲景猪苓汤善利小便,茯苓块、猪苓、泽泻、滑石,利尿而泻湿,傅致胶清风而润燥也。

茯苓块三钱 泽泻三钱 桂枝三钱 白芍药三钱 甜草三钱,炙 砂仁一钱,炒,研 干姜三钱

    煎大半杯,热服。覆衣,取汗。

水性蛰藏,木性疏泄。乙木生于癸水,相火封藏,癸水温暖,温气左升,则化乙木。生气畅茂,乙木发达,疏泄之令既遂,则水道清通而相火必秘。土陷木遏,疏泄不遂,而愈欲疏泄,则相火败露而膀胱热涩。膀胱之热涩者,风木相火之双沦为膀胱也。足少阳甲木化气于相火,与手少阳三焦并热水藏。手少阳之相火泄,则下沦为膀胱而病淋;足少阳之相火泄,则上逆于胸膈而病消。其原总由于乙木之郁也。膀胱热涩之极者,加海棠、香柯树,以清三焦之陷,则水府清矣。

煎大半杯,入砂仁,略煎,去渣,入西瓜浆一汤勺,温服。

    中虚弱,加移山参,寒加干姜。肺热,加麦冬、苦花。

乙木之温,生物化学君火,木郁阳陷,温气胁制,合之膀胱沦陷之相火,故生下热。然热在肝与膀胱,而脾则是湿,肾则是寒。寒水侮土,移于脾宫,则脾不但湿,而亦且病寒。其肝与膀胱之热,不得不清,而脾土湿寒,则宜温燥,是宜并用干姜,以温己土。若过清肝热,而败脾阳,则木火增其陷泄,膀胱热涩,永无止期矣。惟温肾之药,不宜早用,恐助膀胱之热。若膀胱热退,则宜草乌暖水,以补肝木爆发之根也。

胸腹胀满,小便红涩者,加川红清之。脾肺湿旺,化生郁浊,贪污胶粘,不得下行,宜用瓜蒂散,行其痰饮。在下则泻利而出,在上则呕吐而出。去其菀陈,然后调之。

苓桂傅致胶汤

肾主藏精,肝主藏血,木欲疏泄,而水莫蛰藏,则精血皆下。其精液流溢,宜怀山药、山茱以敛之。其血块注泄,宜丹根、桃仁以行之。

续随子仁,最下痰饮,用白者十数粒,研碎,去油,服之痰水即下。

    茯苓皮三钱 泽泻三钱 乌拉尔甘草二钱 桂枝三钱 阿胶三钱

淋家或下沙石,或下白物。砂石者,膀胱热癃,溲溺煎熬所结。水曰润下,润下作咸,溲溺之咸者,水之润下而成也。百川下流,则归属海,海水熬炼,则结盐块。膀胱即身体之海,沙石即海水之盐也。

本文由冠亚体育网页版-冠亚体育官方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藏于膀胱而泄于肝,脾陷而木不能泄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