胃土逆升,肺气降敛

肺窍于鼻,肺气降敛,则血不上溢。肺气逆行,收敛失掉政权,是认为衄,其缘由于胃土之不降。

血敛于肺而降于胃,肺气能收,则鼻不衄,胃气善降,则口不吐。肺气莫收,经络之血,乃从鼻衄;胃气莫降,脏腑之血,因自口吐。而肺气之敛,亦因胃气之降,吐衄之证,总以降胃为主。

肺主藏气,凡脏腑经络之气,皆肺家之所播宣也。气以清降为性,以心火右转,则化肺气,肺气方化,而已胎阴魄,故其性清肃而降敛。实则顺降,虚则逆升,降则冲虚,升则窒塞。

《灵枢·百病始生》:忽地多食饮,则肠满。起居不节,用力过度,则络脉伤。阳络伤则血外溢,血外溢则惊痫。阴络伤则血内溢,血内溢则后血。腰痛者,阳络之伤,则营血逆流,而卫气不能够敛也。

胃气不降,原于土湿,土湿之由,原于寒水之旺。水寒土湿,中气堙郁,血不经常兴,故凝瘀而紫黑。储蓄莫容,势必外脱。土郁而无下行之路,是上述自口出。凡呕吐瘀血,紫黑成块,皆土败血虚,中下湿寒之证。瘀血去后,寒湿愈增,往往食减而不消,饮少而不化。一旦土崩而阳绝,则性命倾殒,故大吐瘀血之家,多至于死。

君相之火,下根癸水,肺气敛之也。肺气上逆,收令不行,君相升泄,而刑辛金,则生上热。凡痞闷嗳喘,吐衄痰嗽之证,皆缘肺气不降。而肺气不降之原,则在于胃,胃土逆升,浊气填塞,故肺无下跌之路。

肺主卫气,其性收敛,血升而不溢者,赖卫气敛之。而卫气之敛,由于肺降,降则收令行也。而肺气之降,机在胃土,胃土上壅,肺无降路,收令失掉政权,君相升泄,肺金被刑,营血不敛,故病鼻衄。

其血色红鲜者,则缘肺热。然始因上热,而究变中寒。以血藏于肝,而肝木生火,心火之热,即血中之温气所化。血去而血中之温气亡泄,是以大失血后,寒慄而战摇也。而其上热之时,推当中下,亦是湿润。盖君相之火,随戊土下落,而归坎水,则上清而下暖。胃土不降,则君相升泄。非戊土之逆,而火何以升!非己土之湿,而胃何以逆!非癸水之寒,而土何以湿!胃逆火泄,升炎于上,而坎阳绝根,其肾水必寒。寒水泛滥,其脾土必湿,理自然也。

肺胃不降,君相升炎,火不根水,必生下寒。气滞之证,其上宜凉,其下宜暖,凉则金收,暖则水藏。清肺热而降胃逆,固是定法,但不得以寒凉之剂,泻阳根而败胃气。盖胃逆之由,全因土湿,土湿则中气不运,是以阳明不降。但用清润之药,滋中湿而益下寒,则肺胃愈逆,上热弥增,无有愈期也。

而火炎金伤,不皆实热,多有中下湿寒,胃逆而火泄者。至于并无上热,而鼻衄时作,则全因土败而胃逆,未可清金而泻火也。外感伤寒之衄,亦不是关火盛。缘寒伤营血,营郁而卫闭,卫气壅遏,蓄而莫容,逆循鼻窍,以泄积郁。卫气升发,故冲营血,而为衄证。衄则卫郁泄而表病解,原非火旺金刑之故也。

若夫零星咯吐,见于痰唾之中者,其证稍缓。以血去非多,则气泄有限,虽亦中下寒湿,而一代不至困败。但一遭庸手,久服清润,败个中气,则亦归归西耳。

下气汤

仙露汤

血证是虚全国劳动大会病,半死半生,十仅救五。而唐后医书,皆滋阴泻火,今古同等,百不救一,实可哀也。

乌拉尔甘草二钱 和姑三钱 五味一钱 茯苓个三钱 杏仁三钱,炮去皮尖勤母二钱,去心 娇客二钱 广广陈皮二钱

麦冬三钱 五味一钱 苦花二钱 守田三钱 柏叶三钱 乌拉尔甘草二钱 赤芍药三钱 杏仁三钱

灵雨汤

煎大半杯,温服。

本文由冠亚体育网页版-冠亚体育官方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胃土逆升,肺气降敛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